欢迎访问:人人干人人噪人人摸-人人插人人插人人爽-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洞开六界,如是我行

洞开六界,如是我行

毒影施放传送法术,两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毒影指着一个阴森森的洞穴,淡定道:「我要你救的人叫血手。从那下去,找到他,带他出来。」姜云凡退了一步,道:「这种鬼地方……你不是要我去送死吧?」毒影微笑道:「这个么,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不会死。」姜云凡失声道:「猜?人命关天,你居然用「猜」的?要是我死了怎么办?!」毒影继续保持微笑,道:「一条命换几十条命,这么好的事儿,你总得冒点险不是?要不,那些人都做我的狗奴吧?我也会好好照顾照顾他们,我的尿水会一滴不剩地喂给他们的……」姜云凡苦笑道:「……啧……我找到人以后,怎么上来?」毒影呶了呶嘴,道:「你把他带回这里,喊一声,我就用千里丝拉你上来。要是找不到,那就……嗯,你自己知道咯。」姜云凡心道:「看来这次在劫难逃了,怎么办……?」毒影咯咯一笑,道:「怎么,是不是在盘算着把我推下去,趁机逃跑?真不巧,淫心蛊这小玩意,可是只有下蛊的人能解呢。」姜云凡叹了口气,道:「好,我进。但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毒影道:「行……你替姐姐办完事,姐姐就放过那些山贼。要不要我发个毒誓来听听?」忽然,一声巨响,大地颤动。姜云凡慌张道:「怎么?」小蛮忽然不知从哪里出现。只听小蛮怒斥道:「哼,妖女毒影,就知道你会来这里,快把本教的圣物还来!」毒影依旧淡定,道:「小妹子,又是你呀?你们巫月神教追了我三个月都没办法,就你一个人?啧啧,姐姐都不忍心欺负你啦。」小蛮也笑道:「你当本姑娘是吃素的?看看你脚底下。」毒影皱眉道:「这是……」小蛮点头道:「认出来了?这周围都被我种满了爆裂蛊,你要是想跑,第一个炸死你!」姜云凡连忙道:「喂喂,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我不管,不要把我扯进去成不成!谁要和她一起被炸死啊?!」小蛮短暂沉思后道:「咦?!是你!上次坏了我大事的大笨贼,原来你也跟这个妖女是一夥的!今天正好,新帐旧账一起算!」姜云凡跑离毒影身边,拼命摆手:「冤枉!我可是被她威胁的,我老爹他们的命还在她手上呢!」毒影似乎还是一副微笑地表情,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算我怕了你啦。土灵珠就还你吧。」说着,毒影走近小蛮,小蛮摆出作战姿势。小蛮厉声道:「站住!不许动!」毒影道:「你叫我别过去,自己又不过来。土灵珠可没长脚,怎么办呢?」小蛮似乎没有准备,略有慌张道:「你扔过来——不不,叫那个小子拿过来。」毒影举起土灵珠,道:「喔?好啊,小弟弟,就交给你咯。」姜云凡上前接过土灵珠,来到小蛮身边。小蛮得意道:「大笨贼,本女侠救了你,还不赶紧说声谢谢?」姜云凡抱拳道:「是——多谢女侠——不过我寨子里的人都中了这女人的眠蛊,还得问她要解药才行。」小蛮笑道:「这种下三滥的招数都用!你放心,这事包在本女侠身上。」一旁的毒影沉默了许久,忽然道:「好啦,你土灵珠也到手了,人也到手了,是不是该换我说话了?小妹妹,你知道不,有种叫淫心蛊的东西,如果和土灵珠一起使用,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小蛮大惊道:「这!你,难道——?」一旁毒影冷笑道:「太,晚,了……」那土灵珠发出耀眼的光芒,包裹住了姜云凡与小蛮。两人只觉浑身燥热,欲罢不能,然而四肢却完全不受大脑的控制。这土灵珠的其中之一妙用便是通过大地之力来操控人的肢体。只要你是人,浑身定是那血肉。那血肉,便属於这大地控制。女娲造人神话中,一个个小人便是那泥土捏成。毒影慢慢走到早已倒下的两人面前,伸出玉足在小蛮那还未发育完全的乳房上,不断的揉搓。不一会,淫心蛊与物理的刺激开始使小蛮感到更加燥热难耐,开口呻吟。毒影虽然已非年轻少女,但依旧漂亮迷人。一身异域苗疆打扮,长发披肩,具有一股妖艳的气质。露趾袜暴露出了一段修长如白耦般的大腿,与纤纤玉足上修长饱满的脚趾。毒影又抬起穿着丝袜的玉足往小蛮的俏脸上狠狠踩了下去。「你现在就是我脚下的一条母狗。明白了?给我舔脚。」

小蛮虽是既不愿意,但身体却不停使唤般地把小巧的粉舌伸出来,舔弄了敌人那的穿着黑灰色丝袜的肮脏脚底,并且不时的用唾液润湿她的脚趾,发出了淫贱的啪嗒啪嗒声,也弄得毒影不由得娇笑连连:「这么熟练嘛。看来海棠没少调教你这贱婢。」说着,另一边脚踩在了一旁躺着的姜云凡的命根子上。玉足与肿胀的阴茎的摩擦快感,是姜云凡前所未尝的,那带着泥土的丝足用力碾踏着他那曾经穿插过多少少女花心的阴茎,不禁呻吟出声。仅仅几分钟时间,曾经「战无不胜」的姜云凡便射出了浓浓的精液。毒影提着那带着厚厚精液的玉足,踩在小蛮脸上,小蛮的躯体便兴奋地吸吮着那黑丝,用舌尖清扫着上边的白色精液,「迫不及待」地把姜云凡的精液咽到了肚子里。「该做正事了。」说着,毒影弯下腰来,将自己短裙下的底裤脱下,扔在地上,「把这个含进嘴里。」毒影来自苗疆,那边人本就极少穿亵裤,这条还是血手多年前送她的,那上面的黄白之物已经覆盖住了它本来的颜色。小蛮不受控制地将毒影的臭亵裤吃进嘴里。接着,毒影又脱去两只长袜,强行塞进姜云凡的嘴里。「你们就这样带着我的裤子和袜子,大哥自会认得你吗。」说着屁股还一扭一扭的,「下去吧。」说着,姜蛮两人就被一股无形地力量推着,跌落到洞穴里。一进这洞穴,那土灵珠的效力便瞬间消失。小蛮率先起身,吐出嘴里的毒影的亵裤,大叫道:「臭毒影!烂毒影!使诈算什么,有种我们光明正大打一次!」毒影在上边隐约道:「小妹妹,姐姐只是在他身上下个蛊玩玩,哪知道你会硬要叫他过去呀。难道海棠没教过你,自己都没个几斤几两,就别管他人死活么?上梁不正下梁歪,唉,怪不得门下弟子个个都是蠢货。」听到师傅被骂,小蛮跺脚道:「你敢说我师父坏话!等我上去就要你好看!」毒影「咯咯」笑道:「那也得你先上来才行。出口已经被我封住了,要想出来,只有靠我的千里丝。姐姐就吃点亏,多了一个人,条件还是不变好了。」小蛮转向云凡:「她说的条件是什么?」姜云凡此时也吐出那黑丝,挠头道:「帮她救个人上去。」小蛮怒道:「我才不要,妖女要救的人肯定也是坏蛋,本女侠才不干!都是你!大!笨!贼!差点就能拿回灵珠了,都怪你都怪你!」姜云凡小声嘀咕:「明明是你自己功夫差,关我什么事……」心里却道:「要不是现在身处险境,早把你这小姑娘再奸淫几次了。」小蛮指着姜云凡鼻子道:「你还说?早知道我就不管你了,本来就是你不对呐!」说着转身,背对姜云凡。姜云凡一声叹息。毒影上边喊道:「这洞里满是瘴气,你们多呆一刻,就早死一刻。还不快去么?」小蛮大声回道:「我就不信没路出去。」毒影道:「信不信由你。小弟弟,她不肯帮忙,你呢?」小蛮一旁道:「不许答应!大笨贼,咱们走!」姜云凡为难道:「我……要救老爹他们。」小蛮跳起来道:「你、你果然和她是一夥的!我自己去找别的出口!」姜云凡劝道:「她说这洞里有毒气,还是不要随便乱走的好。」小蛮不屑道:「毒?我有五毒珠,百毒不侵,怕什么。你先管好自己吧!」说着头也不回地跑走。(以下完全来自游戏对话)姜云凡走了一段,发小蛮晕在地下。姜云凡心中一惊,心道这毒可不一般,快步跑去,蹲在少女边:「喂!喂!」半晌,小蛮起身,抱头道:「呜……头好晕。大坏蛋!走开!别跟着我!」小蛮没走几步却又晕倒在地。姜云凡只得再次蹲在少女边,关心道:「我说……你没事吧?」小蛮低声道:呜……刚才那是一时头晕……咦?怎么你一过来我头就不晕了……」姜云凡乐道:「我怎么知道……我可一点感觉也没有。怎么你百毒不侵的反而先躺下了?」小蛮扶头站起,走了几步,转身看着云凡:「我知道啦,一定是你偷偷藏了什么宝贝,是不是?拿出来!」姜云凡摊手道:「怎么可能,我又不像你这么小心眼。既然这里的毒气怕我,我看,你还是跟我一起走好了。」小蛮挥手顿足道:「才不要!」姜云凡嘿嘿笑道:「不要?这种阴森森的地方,一定有很多孤魂野鬼。他们死的好惨啊……好不甘心啊……他们最喜欢找落单的女孩子了……飘啊飘……忽然飘到你身后!!」小蛮「哇」地大叫一声,迅速跑到云凡背后。「你……你,你少吓我,我才不怕!」姜云凡哼道:「真的吗?那刚才是谁躲在我身后啊?」小蛮辩解道:「我……我是怕你害怕!」姜云凡道:「是——女侠,您继续自己找出口,小的我要去找血手了。」说着走开,小蛮左顾右盼,仿佛哪里都有怪声,急跑几步,挥手顿足道:「大、大笨贼回来!」姜云凡依言笑着走回去。小蛮低声道:「……是、是你先说一起走的。我看你武功实在太过稀松平常,就勉强保护你一下。可别走散了,要不你被什么怪物吃掉,我可不管!」姜云凡笑道:「行!行!你高兴怎么说都行。」小蛮道:「喂,大笨贼。知不知道我们现在该朝哪个方向走啊?」姜云凡这是早已不耐烦:「别老大笨贼的乱叫,我有名有姓,叫姜云凡。你呢?」小蛮忍不住大笑道:「招人烦?哈哈哈……你的名字真好玩。」姜云凡无语片刻,道:「呸呸呸,什么招人烦!是姜云凡!云朵的云,不平凡的凡!」小蛮道:「反正都差不多。我叫小蛮。」姜云凡歪嘴道:「小,蛮?哈,这名字太适合你了。」小蛮怒道:「你——什——么——意——思?!」姜云凡摆手道:「没没没——我是说这名字很可爱,行了吧?」……两人前行一段,忽然小蛮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立马再次躲在云凡背后。姜云凡转身道:「干嘛?叫得这么惨。」小蛮闭着眼道:「前、前面有影子,好像是个人,一动不动的……」姜云凡转身看,只见一红衣人被铁链锁於石柱上,四周布满符咒。「有人就有人呗。不动的那就是死人,有什么好怕的?」小蛮道:「活人才不怕,就就就是冤魂不散的才才才可怕……」姜云凡抱胸道:「哦……原来你怕鬼啊?」小蛮又辩解道:「本,本女侠这是谨慎你懂吗!你走前面,我断后!」两人上前查看,小蛮躲的远远的小蛮:……死,死了?那人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嘎——啊——」小蛮惊道:「呜哇!!」又退几步。姜云凡转身对少女道:「你看清楚,他还活着呢。」又对那人道:「老兄,你是不是血手?」那人只答:「……水。」姜云凡道:「哦,你等一下。」说着拿出水袋,给血手喝水。半晌,血手才道:「他们……让你来……杀我?」姜云凡摇手道:「我们是来带你出去。」血手沉默片刻,道:「……为什么救我?」小蛮后边叫道:「谁想救你啊,是毒影那个妖女逼我们来的!」姜云凡也点点头,拿出那双黑色丝袜和被小蛮丢在一边的脏臭亵裤。血手心道:「是……阿萝?」姜云凡道:「你等等,我这就把你放开。」小蛮嘀咕:「……真,真的要救他?」姜云凡拍了把少女,道:「你笨啊。算算看,救,有一半机会那个妖女良心发现带咱们出去;不救,那肯定就死在这里了。再说不管以前干过什么坏事,在这种鬼地方关了这么久,也够还债了。」血手哼道:「可笑……!我血手……纵横江湖,俯仰无愧,轮不到……你来同情!」姜云凡道:「行啦,知道你以前厉害啦,现在还不是被人关在这里。别乱动,我看看你身上这些乱七八糟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血手冷冷地道:「无知……二十年来……我想尽方法,也无法从这伏魔柱脱身。你们……又有什么通天的本领。」小蛮小声道:「伏魔柱?那不是蜀山的——」血手微惊,道:「你,是蜀山弟子?!」小蛮摆手道:「唉?才不是呐!」那边,姜云凡走到柱后就砍铁链,无奈砍不断。「好硬!手都麻了。」小蛮一旁轻笑道:哎呀就你那点力气。我可知道这伏魔柱的一种解法。就是需要被封印者的精液,洒在柱子上,就能解除封印。」姜云凡思索道:「这么变态的封印?!」小蛮则道:「这也是我无意之间听来的。哼,本姑娘便舍命陪君子吧。」说着,跪在地上,一把拉下血手的下裤,只见一只充满血丝的肉棒跳了出来。说血手的阳具也十分奇怪,尺寸不小,而且竟然似只有勃起的状态一般。小蛮一脸不情愿地把他那粗大的阳具,吞了一大截在小嘴里舔弄。血手那粗大的大炮虽然只半根入口,却也把小蛮的小嘴撑到了极限。由於多年没有洗浴,小蛮闻到只是一股强烈的骚臭味。姜云凡在一旁见这个刚被自己破处的少女居然熟练的口交,目瞪口呆地道:「你……你居然会口交!」小蛮吐出嘴里阳具,一脸不解的道:「口交?这个吗?我经常用这个方法搞定我家的猪啊狗啊猩猩啊什么的。虽然师父有次看到了大发雷霆,不过我还是偷偷地。用了这个方法,那些动物会喷出精液,我可以收集了炼药呢。然后弄多了就会懒懒的,不会到处乱跑了。」姜云凡和血手只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被颠覆了。然而小蛮却似个没事人儿一样,将那腥臭的肉棒吐出,一双玉手搭上了满是白色唾沫的棒身开始大力套弄起来,发出「吧唧吧唧」之声。而小嘴则伸出舌头,来回上下舔弄那阳具顶端的马眼。这种刺激在血手被封印在伏魔柱上的时光是无法品尝到的,他只有一次次回想着与他的结萝妹子床上时光。他想着自己与结萝在苗疆,他刚吐露自己的心声,表示接受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

在天台,豪放的结萝三下五除二把身上穿着几件外衣脱去,从楼顶抛了下去,完全展露出少女的令人窒息的身躯。光滑美丽的香肩、丰满挺翘的玉乳完全暴露了出来,嫣红的乳尖早已硬如石子,向上翘起。不待血手反应,结萝就用下身那由於经常长途跋涉而修长紧绷的双腿立即盘住他的腰部,强行脱下男人的裤子,蜜穴对着那擎天一柱就坐了上去。血手慢慢的也不再保守,一把把这个主动的少女抱在怀中,用嘴开始吮吸那挺立的乳尖,任由结萝疯狂的扭动腰支,套弄着他一直勃起的巨龙。那一夜,他射了不知有多少次,尽管身为魔族,却也感觉有些透支。而结萝,则是整晚意乱情迷的浪叫,要不是忌惮其蛊术可怖,在房里的所有男人早就冲上去了。在小蛮的卖力套弄之下,血手不一会儿精关大开,憋了多年的精液仿佛如同洒尿一般,源源不断地射在了小蛮的脸上,身上。约莫十几秒钟,血手才停止了射精。小蛮用手将自己脸上的精液刮了下来,双手把这些恶心的液体涂抹在那伏魔柱上。伏魔柱上,那些充满魔力的绳索顿时象没有了生命一般掉落。失去束缚的血手无力地跪倒在地。姜云凡扶起问道:「老兄,你走的动吗?」血手忽然站起,低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姜云凡摆手道:「我们是谁不重要,拜托你叫外面那位大姐把我们从这鬼地方弄出去再说。」血手斜眼看着小蛮,只见小蛮把那股剩余难闻的精液甩在地上,眨巴眨巴眼睛回望他。血手沉默片刻,道:「……也罢。随我出去,自然会让她放了你们。」说着,血手先走,姜云凡跟上,小蛮略一思索,也快步跟上。一会儿,几人回到跌落点。小蛮向上喊道:「臭毒影!快出来!我们已经把血手带来了,你总该放我们出去了吧?」血手也喊道:「毒影,真的是你吗?」毒影惊喜地道:「大哥!快过来……我马上拉你上来!」血手依言走上前去。突然又是一声巨响,大地颤动,姜云凡和小蛮大叫,血手淡定而立,接着被拉上去了,然而,他身后穴口忽然倒塌。到了上边的血手忽然愤怒道:「怎么会这样?你做了什么!?」毒影颤声道:「我没有!这是从地底传来的震动。」血手一屁股坐在地上,道:「……魔界的震荡已经能传到这里了么?莫非,神魔之井的封印……别的出口……有么?」毒影摇头道:「不可能有的,其他的裂缝都被蜀山老鬼们封了。要不是有土灵珠,这处也早就被他们发现了。」血手起身道:「你退开,我要破开这些石头。」毒影忙走近,道:「你现在身子很虚弱,不行啊!」血手坚定道:「我答应过带他们出来。退开!!」然而血手没走几步,身后的毒影一咬牙,手中捏诀,便从背后绊住了血手。「大哥……对不住了。」……下边的姜云凡在一阵震动后,缓缓起身,心道:「……可恶!洞口塌了!」想着,四处查看,跑向小蛮。「小蛮!小蛮!」「……外公……师父……这里好黑……」「没事了,起来吧。小蛮?小蛮?!」小蛮捂着眼睛道:「小蛮不能睁眼,不能回答,回答了就会被鬼吃掉……」姜云凡苦笑道:「是我啊,姜云凡。」小蛮则仍闭着眼,道:「呜呜……不是我害死你的。你……你别缠我,我回去一定每天给你烧香……」姜云凡站起,大声道:「烧你个头!我还活着好不好!」小蛮低声道:「……真的?……」姜云凡哼道:「你抬起头来看一下啊!」小蛮慢慢起身,睁开眼睛。「……小……小姜……」「是——是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喂,都说了我还活着,你哭什么?」「臭毒影……烂毒影……帮你救了人还把我们关起来……大坏蛋!卑鄙!下流!小蛮不要死在这里……」姜云凡挠头道:「拜托你,小姑奶奶,别哭了好不好?算我求你了……」小蛮指着鼻子道:「都是你不对!非要救血手!大笨贼!大坏蛋!」姜云凡无心争执:「好——好——我坏蛋。现在生气也没用了不如赶紧找找有没有别的路能出去。」小蛮低声道:「要,要是找不到呐?」姜云凡呛了一口,道:「咳……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定找得到!」小蛮慢慢道:「反、反正……遇到你我算倒了八辈子的霉。 就信你最后一次。要是找不到,我就再也不管你了。」姜云凡无奈道:「是——」「不知道老爹怎么样了……可恶……毒影,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在这山洞中,时间慢慢推移,小蛮却感到一股躁热从自己的下身蜜穴之中穿出。殊不知,这血手与姜云凡一般,都具有魔族血脉,精液会成为女人的强力催情剂。外加此时魔界的煞气外泄,小蛮更感觉身体的饥渴。姜云凡读罢那奇怪的石碑,转身一看。只见小蛮居然早已把腰间的短裙和胸上的裹胸扔去一边,青涩的胴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姜云凡眼前面前,同时双腿大张,将自己泛滥的蜜穴与菊穴对着眼前的男人,一手不断进出自己早已湿润的蜜穴之中,另一只手则快速揉搓自己的玉乳。

「喂!……别这样!我们现在还在这洞穴你呢!等脱困了我再满足你。喂!」然而,小蛮没有理他,只见她脚趾蓦然间绷紧,娇躯一阵,发出一声销魂的浪叫,阴精像是洪水决堤一般狂泻而出,竟然有的洒在几米外的姜云凡头上。然而高潮过的小蛮没有停止自慰,而是眼神呆滞地继续搓揉着自己的私处。云凡察觉不对,刚要上前,只听身后一个沉稳的声音道:「让开。她中了煞气了。」只见一个紫衣男子从姜云凡侧后方走出,手中捏诀,莫念咒语。只见一股淡紫色的光圈笼罩着小蛮,小蛮逐渐停止了自慰,慢慢跪行到紫衣男子面前,用一种空洞的语气低声道:「我,小蛮,愿意成为龙幽主人的性奴隶。从今天起,我的身体与灵魂,都将献给龙幽主人。我淫荡的身体可以由主人随意享用,我就是龙幽主人最下贱的奴隶……」又过了好一会儿,那股淡紫之光才逐渐散去,小蛮原本空洞的眼神也有了生机。一旁的姜云凡上前几步,小心翼翼地问道:「她……好了?」还未等紫衣男子回答,只听小蛮一声尖叫:「啊啊啊!我,我。你这个变态!你做了什么?干嘛!」那男子嘴角一勾,说道:「你方才煞气入体甚深,若不是我救了你,你便会一直自慰直到脱阴而死。」此言一出,小蛮顿时蔫了,仔细打量打量眼前男子,说道:「你是谁,干什么的,从哪进来的?」男子道:「在下龙幽,从西域来此,生意人。」小蛮嘟着嘴道:「……还有呢?」龙幽摇了摇:「我都说了名字,两位是不是也该自报一下家门呢?」姜云凡和小蛮对视了一下,先后说道「我叫姜云凡。」「小蛮。」龙幽点了点头:「……好名字。人如其名,小巧玲珑,娇蛮可爱。不过以后在主人面前,你可不能这么放肆了。」小蛮听了立即起身,不顾身上片缕不挂,指着龙幽道:「你!你什么意思?谁是你奴隶?」龙幽好整以暇地道:「这魔界煞气可不一般。人类女人吸食过多则会如淫药入体,变成象你方才那样。想压制煞气,唯一方法就是成为一名懂得化煞大法的男人的奴隶。我家祖上传下的生意有些特别,是在两界之间倒货,也就是将人界的东西卖到魔界,再把魔界的东西卖到人界,我自是熟练掌握此术。所以你还是乖乖做我的奴隶吧!」说着,上前一步,右手一搂,把小蛮那赤裸而青涩的娇躯揽入自己怀中。小蛮平时娇横管了,现在自己却被一个陌生男人抚摸自己那挺翘的臀部与双乳,自是十分不甘,却只感觉自己浑身仿佛没有力气了一般,瘫在龙幽怀里。龙幽继续道:「你的所以命门穴脉已经完全由我掌控。只要我想,就能让你生不如死。不要挣扎啦。」说着,舌尖轻舔了一下小蛮那不堪一握双峰的一侧乳尖,少女不禁轻哼了一声。龙幽微微一笑,一口咬住那抹嫣红,牙齿左右来回磨动。龙幽这招御女之术就算是魔界最淫荡的女子也受不了,小蛮这个年轻姑娘,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只感觉乳首的快感越猛烈,下身则越是空虚骚痒,仿佛有数百只蚂蚁爬过。只几秒钟的时间,只听小蛮无力地叫道:「我……我愿意听你的话!愿意做你的奴隶!求求你别弄了!啊!」在少女的话语恳求下,龙幽这才停止,松开抱着她的双手,拾起那边的裹胸和短裙,道:「以后只有我同意,你才能穿衣服。听到了吗?」小蛮娇喘着点了点头。一旁不语半晌的姜云凡终於开口,有些尴尬地道:「兄台。你可有什么办法助我们脱困?」龙幽看了看周遭地势,道:「我从家父那承习了一招越行之术,世上任何阻隔只要有点缝隙都能自由来去。」姜云凡喜道:「真的?那法术可以带人吗?带我们出了这地洞行不?」龙幽抱胸道:「也许……可以。」小蛮接嘴道:「什么叫也许啊?」龙幽解释道:「按理是可以。但是,我还没带过人。而且,用这法术带人法力消耗很大,有时可能失败。」小蛮虽方才吃了亏,却不改本性,急道:「失败了会怎样?」龙幽摊手,一脸无辜地道:「就不知传到什么地方了,水里土里石头缝里也说不定。」小蛮听罢急道:「我……我不管。我都做你的奴隶了,你得负责把我带出去!」姜云凡点头道:「是啊,横竖困在这里也是个死,不如豁出去了。还请龙兄弟帮忙。」龙幽思索片刻,道:「既然二位不怕,我就姑且一试吧。」说着,转身走开几步,指道:「姜……姜公子你站在这儿。」又轻浮一笑,道:「蛮奴。爬过来。你在这里。」小蛮银牙一咬,知此时根本无力反抗,亦有求於人,豆蔻少女只得浑身光溜溜地四肢着地,依言高翘着臀部在满是石子的地上爬行。行进间,小蛮低垂的短发遮拦住了她眼中散出的一股异样而享受的眼神。待小蛮爬了过来,龙幽道:「这法术一旦发动就不能被打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最好别乱动。你们心里想着要去的地方。」接着,捏了个诀,默念:「越九霄,遁九幽,洞开六界,如是我行!」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楼兰皇妃 下一篇:全新的帝国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